“跟老板吵架第一名”的杨超越又火了,还能说她“干啥啥不行吗”

时间:2020-06-26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

2018年6月23日,11位女孩在《创造101》决赛走向成团之位,开启了两年的女团限定之旅。火箭少女由此诞生。

2020年6月23日,女孩们在告别典礼上最后一次以组合形式进行舞台表演,与“火箭少女101”的前缀作告别,走向各自崭新的花路。火箭少女101在成立2周年之际正式解散。

在这场专属于火箭少女11个女孩的告别典礼里,却遗憾地没有出席,李紫婷mimi因身体状况缺席。

在此前,李紫婷曾在ins发“sos”后秒删。

随后又发出输液照并透露“我快坚持不住了”。

从她上下班的路透图也看到她的手上戴着留置针。

21日,火箭少女官博官宣李紫婷将遗憾缺席告别典礼。

事实上,除了mimi,火箭少女其他成员也处于超负荷状态。

当进入解散倒计时,既有告别典礼的演出排练,又要筹备解散专辑,还有《炙热的我们》的录制。

粉丝看见疲惫不堪的她们,都纷纷表示心疼。

在告别典礼上,女孩们一一上前发表自己的告别宣言,向火箭少女101的自己告别,走向崭新的花路。

孟美岐:战狼女团无可替代,违规女孩也一直都在,火箭少女101 孟美岐,再见。

吴宣仪:这两年,我发现了我的温柔。这两年的磨练,对我们是很好的成长,哇唧唧哇的工作人员你们辛苦了,帮我们背了很多锅。火箭少女101 吴宣仪,再见。

段奥娟:谢谢姐姐们包容我,一想到以后化妆师只有我一个人了,我们都要学会自己长大,学会坚强,感谢姐妹们的相遇。这两年,谢谢姐姐们!火箭少女101 段奥娟,再见。

Yamy:我不喜欢哭,但遇到火箭少女后,我泪点很低。我是一个喜欢独来独往的人,但遇到火箭少女后,你们发现了我的脆弱。现在,我们要朝下一段旅程前进了。姐妹们,队长没有什么能留给你们,唯有肩膀。火箭少女101 yamy,再见。

赖美云:我赖小七是背后有人的。之前我给自己打60分,现在我在这个舞台上笃定、很有自信的给自己打100分,因为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。火箭少女101 赖美云,再见。

张紫宁:歌手的路很长,感谢我的十个姐妹。火箭少女101 紫宁,再见。

Sunnee:火箭少女们,未来不管有什么困难,只要我能帮忙的,我一定会帮大家到底,爱你们。火箭少女杨芸晴,再见。

李紫婷:我相信,再见是遇见的起点。很遗憾今天我缺席,谢谢姐妹们两年的陪伴。火箭少女101李紫婷,再见。

傅菁:以后这条路只能我一个人走,我很害怕,很舍不得,但这一天还是来了。地球是圆的,我们终将会相见,火箭少女傅菁,再见。

徐梦洁:感谢这两年的所有人,你们给我站在金字塔的机会,今天我们迎来了毕业,我最想说的是希望大家一切安好。我的记忆就此封存,希望姐妹们一切安好,火箭少女徐梦洁,再见。

这本是一个伤感的环节,杨超越的发言却让整个舞台都欢乐不少。让前一秒还在擦眼泪的姐妹们下一秒捧腹大笑。

她哭成泪人般走向麦克风,一开口就崩溃道:“我真是干啥啥不行,和老板吵架第一名,呜哇……”

随后又表示自己前阵子压力太大了“你不知道,就是大早上被姐妹拉起来,她告诉你要去跳舞,我说我不行的,但是(她们说)杨超越你可以的。呜呜呜……”

队友们纷纷破涕为笑。

她又说道这两年自己经历了很多争议,比如被质疑跳舞很差劲。但是,自己给大家做了一个很好的榜样。

“你们看,老天不一定是爱聪明的人,他的万分之一也会宠幸到我们这些笨小孩子。所以不要放弃平庸和笨的自己,说不定老天就是喜欢你……”

这听起来十分励志,但杨超越此时就来了个反转。

“但是这些爱太重了,我每天都要爬起来跳舞……但是我想说我真的练了好久,一上台我就错,我也是不知道为什么……”

她哭得有多惨,姐妹们和观众们就笑得有多欢乐。

她继续道:“以后就没办法跳舞给你们看了,我是真的是跳不好,也没有十个姐妹给我打掩护了,我一跳不好就看得太明显了。哎呀我的天啊,哭成这样呜哇……”

“感人肺腑”的宣言发表完毕后,她哭得撕心裂肺地走向花路。

杨超越在《创造101》凭借“全村的希望”这个梗成为该节目出圈第一人,也是近几年选秀节目中少有被全民知道的流量艺人之一。

更因躺赢C位,成为2018年度又一人形锦鲤。

但由于舞台业务能力不过关一直备受网友们争议,更被指多次在舞台“划水”。

但也不得不承认她的综艺感优于许多流量艺人,在此前参演的影视剧也获得了小成绩,未来的她可能更合适走综艺路线和演艺道路吧。

她还是火箭少女成员中第一个成立了个人工作室,势头强劲。关于她解散后的个人资源,很多人都看好。

一同走过两年、731天的女孩们在典礼尾声唱起了《5452830》,最后唱得泣不成声。这首歌的名字也藏有巧思,虽然是一串数字,实际上是“无时无刻不想你”的谐音。

作为国内初代选秀限定女团,火箭少女的聚散都将是划入时代的一笔。祝女孩们前程似锦!

撰文:士多啤梨 林二

编辑:杨呈可